重要通知:
热烈庆祝英才教育德育网(中国德育教育网)全面开通,欢迎大家在本站查阅相关信息! 热烈庆祝中国德育教育杂志第四期编辑完成!
和谐中国 2008奥运 教育中国 行为道德 祖国统一 保家卫国 中国航天 爱国主义视频展播 八荣八耻 和谐中国 激励永远 红色经典
爱国名人 爱国主义基地 社会环保 自然环保 宣战毒品 法律常识 科学探索 科学普及视频展播 飞向太空 安全教育 普法先锋 远离毒品
  热点栏目
  焦点文章
·宋英宗的皇权路
·刘翠翠肠断处难了情缘
·黄河女神陈喜妹
·黄媛介鬻字卖画乐清贫
·明玉珍
首页>>爱国名人>>历代名人
龚半千
背景色:
字体颜色:color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龚半千 孔尚任的《桃花扇》,堪称我国古代文学的瑰宝。《桃花扇》的主要情节之一,是写明末的复社文人在南京秦淮河畔结社,以及他们反对“魏逆”余党阮大铖的活动。在《桃》剧的创作准备阶段,孔尚任拜访了一些明末遗民,象如皋的冒辟疆,南京的张瑶星,以收集创作素材。这些,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是,还有一个明末遗民、长期隐居南京清凉山的龚半千,对《桃》剧的创作也有重要影响,却很少被人提及。

龚半千,名贤,又号野遗,南京地区著名的大画家,画史上列为“金陵八家”之首。他诗画皆绝,早年诗名大于画名,但后来因其画名甚高,反而淹没了诗名,一般人往往忽视了他对清初文学的特殊贡献。

龚半千活了70岁。从明末老资格的复社名流到清初的后起之秀(如孔尚任辈),到处都有他的知心朋友。他死于1689年,在他临死的前几年,即1686~1689年间,孔尚任借出差淮扬、疏浚黄河海口的机会,来到南京——扬州一带收集《桃》剧的创作素材。此时,距《桃》剧中的历史事件已有约半个世纪。孔尚任,在明亡前还是一个小孩子,而且又不是生活在南京一带,当然对这些历史事件并无亲身体验。他要想创作出《桃》剧这样的巨著,并且想做到“实事实人,有凭有据”、“皆确考时地,全无假借”,即追求艺术细节上的真实,就必须尽量进行实地考察,拜访仅存的几个当事人。可以说,孔尚任此次淮扬之行,对《桃》剧的成功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而拜访明末遗民中的当事人,汲取其“呻吟疾痛之声”,又是此次淮扬之行的关键。

当时,明遗民中活着的当事人(指经历过复社活动的),已经寥寥无几,除了冒辟疆、张瑶星之外,恐怕首推龚半千了。龚早年直接参加了“东林(党)眉目”范玺卿的秦淮结社活动,还与复社文人如方文等交往极深;明亡后,龚又坚决不肯仕清,长期隐居南京清凉山过穷困生活,在明遗民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可以说,作为《桃》剧创作的“顾问”,龚半千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1687年,龚半千参加了由孔尚任出面召集的“春江诗社”活动,地点在扬州秘园。参加活动的三十多人中,虽然多为江南遗民,但像龚半千这样的年辈却是少见的。因此,龚倍受孔的尊重。孔作诗赠龚,有“野遗自是古灵光,文采风流老更强”之句。龚还答应为孔作画《石门山图》(石门山是孔的山东隐居地)。之后,孔尚任还到南京清凉山,专程拜访隐居在那里的龚半千,两人长时间地促膝交谈,一直谈到夕阳西下,告别时还依依不舍,“欲别仍把袖。”“娓娓闻前言,所嗟生最后”,半个世纪的沧桑变迁,显然是他们的谈话内容,并且成了孔尚任“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的素材:

例如,杨龙友这个人物,在《桃》剧中被刻划得最为生动活脱,他善作画,是个风雅的清客。而现实生活中的此人就曾是龚半千的画友,早年,两人曾在一起学画。对杨龙友的性格轶事,龚半千是熟悉的;他无疑为孔尚任提供了这方面的素材。又如,复社的骨干人物之一方文(号嵞山),从年青到老死,一直是龚半千的挚友。当年,方文坚决反对阮大铖,是复社著名的“留都防乱公揭”的署名者之一。他虽然未被写进《桃》剧,但其独特的激烈强硬的性格,在剧中同类型的人物中却得到鲜明的体现,可以说剧中有他的影子;而从龚半千为冒辟疆的歌伎紫云(后侍陈其年)所作的诗篇中,又依稀可见当年秦淮歌伎的风貌。

其他如明亡前秦淮结诗社的场面,在龚半千的《寄范玺卿社长》一诗中也有较详细的描述。此诗写当年参加这个诗社活动的达“百二十人”,不仅有文人士子,还有僧人歌伎,鼓乐喧天,场面颇大,“词客锱铢不足数,衣冠剑佩联星虹”。龚半千将这些当年结社的细节提供给孔尚任,使其写入《桃》剧中。
人们还注意到,龚半千的某些题画诗,如写南京战乱后颓败荒凉的文字,与《桃》剧中的同类描述十分相似。其实,除了题画诗之外,还有他的《登眺伤心处》,也是如此:

登眺伤心处,台城与石城。雄关迷虎踞,破寺入鸡鸣。一夕金茄引,无边秋草生,橐驼尔何物,驱入汉家营!

郭沫若同志称此诗意境“满望都是苍凉”,“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中的画面,我们在《桃》剧中也能看到。

龚半千与孔尚任的交谊非同寻常。龚半千病危前遭当地豪横欺凌,曾写信求救于孔尚任;孔回信答应相救,未及行动,龚已病死。龚死后,家属因贫困无法治丧,孔即为龚“经理后事,抚其孤子,收其遗书,一时故老,皆感高义,泣下沾巾”。龚生前,孔赠龚一把团扇,并题诗,诗中有“艰难吾道稀,张琴成独奏”之句。孔觉得以“独奏”之说送人不吉利,正欲改,龚的死讯已到。孔痛感“独奏”之说竟预先言中,遂将团扇焚于龚的灵柩前,以表哀思。其时,《桃花扇》尚未成书,不然,孔也可能将此书当作团扇一般,奉献在他的“同道人”的灵柩前。一直到民国年间,还有人发现孔尚任的后裔持有龚半千当年赠给孔尚任的山水画呢。

 

Copyright © 2002- 英才教育德育网(中国德育教育网)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www.chinadyjy.cn 制作维护:北京未来英才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8424号-10   QQ客服:3461375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