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热烈庆祝中国德育教育网全面开通,欢迎大家在本站查阅相关信息! 热烈庆祝中国德育教育杂志第四期编辑完成!
和谐中国 2008奥运 教育中国 行为道德 祖国统一 保家卫国 中国航天 爱国主义视频展播 八荣八耻 和谐中国 激励永远 红色经典
爱国名人 爱国主义基地 社会环保 自然环保 宣战毒品 法律常识 科学探索 科学普及视频展播 飞向太空 安全教育 普法先锋 远离毒品
  热点栏目
  焦点文章
·展子虔
·赵原
·绛娘与崔护的桃花缘
·吕四娘复仇弑雍正
·张怀瓘
首页>>爱国名人>>近代名人
鲁 迅
背景色:
字体颜色:color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鲁迅(1881-1936),浙江绍兴人,祖籍河南省汝南县。中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鲁迅原名周樟寿,后改名周树人,鲁迅原字豫山,后改豫才。“鲁迅”是其投身五四运动后使用的一个笔名,因为影响日甚,所以人们习惯称之为鲁迅。

小说集:《呐喊》《彷徨》
散文集:《朝花夕拾》
散文诗集:《野花》

鲁迅的生平和创作 
鲁迅是中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原名周树人,字豫才,“鲁迅”是他1918年为《新青年》写稿时开始使用的笔名。 

鲁迅于1881年出生在浙江绍兴一个官僚地主的家庭里,但在他13岁那年,他的原来在京城做官的祖父因故入狱,此后他的父亲又长期患病,终至死亡,家境便迅速败落下来。家庭的变故对少年鲁迅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是家庭的长子,上有孤弱的母亲,下有幼弱的弟妹,他不得不同母亲一起承担起生活的重担。天真活泼的童年生活结束了,他过早地体验到了人生的艰难和世情的冷暖。他经常拿着医生为父亲开的药方到药店去取药,拿着东西到当铺去变卖。在过去家境好的时候,周围人是用一种羡慕的眼光看待他这个小“公子哥儿”的,话语里包含着亲切,眼光里流露着温存。但现在他家穷了下来,周围人的态度就都变了:话语是凉凉的,眼光是冷冷的,脸上带着鄙夷的神情。周围人这种态度的变化,在鲁迅心灵中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对他心灵的打击也太大了,这使他感到在当时的中国,人与人之间缺少真诚的同情和爱心。人们是用“势利眼”看人待物的:对有钱有势的人是一种态度,对无钱无势的人又是另一种态度。多年之后,鲁迅还非常沉痛地说:“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呐喊〉自序》) 

家庭的变故和变故后的人生体验,也使鲁迅从少年时候起就亲近下层人民。他的外祖母家住在农村,这使他有机会接触和了解农民的生活。特别是在他祖父入狱的前后,他不得不到农村的亲戚家避难,长时期住在农村。在那里,他与农村的孩子们成了朋友,与他们一起玩耍,一起划船,一起看戏,有时也一起到他们家的地里“偷”豆子煮了吃。在他们之间,没有相互的歧视和仇视,而是相互关心,相互友爱。鲁迅一生都把他与农村小朋友这种朴素自然、真诚单纯的关系当作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关系而怀念着,描写着。 

在当时,一般的读书人走的是三条道路:一条是读书做官的道路。通过科举考试,可以升官,可以发财,个人身价百倍,家庭也随之受到世人的羡慕。这被认为是读书人的“正路”。当不上官的还可以去当某一个官僚的“幕僚”,为这个官僚出谋划策,奔走效力,接受这个官僚的馈赠。借着这个官僚的权势,自己也有了权势。这是当时读书人常走的第二条道路。假若前两条道路都走不通,还可以去经商,虽然这被当时的官僚所不齿,但到底可以发家致富,不致落到被侮辱、被损害的社会底层。鲁迅走的则是为当时人最看不起的另一条道路:进“洋学堂”。这在当时的中国,是被一般人视为“把灵魂卖给洋鬼子”的下贱勾当的。1898年,18岁的鲁迅,怀揣着慈母多方设法筹措的8块银元,抱着到“异地”去寻“别一类”的“人们”的目的,离开了家乡,进了南京水师学堂,后来又改入南京路矿学堂。这两所学校都是当时的洋务派为了富国强兵而兴办的,其中开设了数学、物理、化学等传授自然科学知识的课程,这是在中国传统的教育中所从来没有过的。在课余,鲁迅还阅读了外国文学和社会科学方面的著作,这大大开拓了他的文化视野。特别是严复翻译的英国人赫胥黎著的《天演论》,更给予鲁迅以深刻的影响。《天演论》是介绍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的一部著作,这使鲁迅认识到现实世界并不是和谐完美的,而是充满了激烈的竞争。一个人,一个民族,要想生存,要想发展,就要有自立、自主、自强的精神。不能甘受命运的摆布,不能任凭强者的欺凌。 

鲁迅的生平和创作鲁迅是一个求知欲很强的人,在南京路矿学堂求学期间,他的学习成绩一向优异,这使他在毕业后获得了官费留学的机会。1902年,他东渡日本,开始在东京弘文学院补习日语,后来进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他之选择学医,意在救治像他父亲那样被庸医所害的病人,改善被讥为“东亚病夫”的中国人的健康状况。日本就是通过西方的医学认识到西方科学技术的价值和意义的,鲁迅也想通过医学启发中国人的觉悟。但他的这种梦想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严酷的现实粉碎了。当时的日本通过明治维新迅速强大起来,但日本军国主义的势力也在同时发展着。在日本,作为一个弱国子民的鲁迅,经常受到具有军国主义倾向的日本人的歧视。在他们的眼睛里,凡是中国人都是“低能儿”,鲁迅的解剖学成绩是59分,就被他们怀疑为担任解剖课的教师藤野严九郎把考题泄露给了他。这使鲁迅深感作为一个弱国子民的悲哀。有一次,在上课前放映的幻灯画片中,鲁迅看到一个中国人被日本军队捉住杀头,一群中国人却若无其事地站在旁边看热闹。鲁迅受到极大的刺激。这使他认识到,精神上的麻木比身体上的虚弱更加可怕。要改变中华民族在强国林立的现代世界上的悲剧命运,首要的是改变中国人的精神,而善于改变中国人的精神的,则首先是文学和艺术。于是鲁迅弃医从文,离开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回到东京,翻译外国文学作品,筹办文学杂志,发表文章,从事文学活动。在当时,他与朋友们讨论最多的是关于中国国民性的问题:怎样才是理想的人性?中国国民性中最缺乏的是什么?它的病根何在?通过这种思考,鲁迅把个人的人生体验同整个中华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奠定了他后来作为一个文学家、思想家的基本思想基础。在当时,他和他的二弟周作人共同翻译了两册《域外小说集》,他个人单独发表了《科学史教篇》《文化偏至论》《摩罗诗力说》等一系列重要论文。在这些论文中,他提出了“立国”必先“立人”的重要思想,并热情地呼唤“立意在反抗,指归在动作”的“精神界之战士”。 

在留学日本期间,鲁迅对当代世界文化的发展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对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命运有了更切实的思考,也初步形成了他的独立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但是,鲁迅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他的思想和感情不但为当时大多数的中国人所无法理解,就是在留日学生中也很难得到广泛的响应。他翻译的外国小说只能卖出几十册,他筹办的文学杂志也因缺乏资金而未能出版。家计的艰难使鲁迅不得不回国谋职。1909年,他从日本归国,先后在杭州浙江两级师范学堂和绍兴府中学堂任教员。这个时期,是鲁迅思想极其苦闷的时期。1911年的辛亥革命也曾使他感到一时的振奋,但接着是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等历史丑剧的不断上演,辛亥革命并没有改变中国沉滞落后的现实状况和被西方帝国主义所欺侮的历史命运。社会的昏乱,民族的灾难,个人婚姻生活的不幸,都使鲁迅感到苦闷、压抑。在这时,人生像一杯苦酒,喝在肚里,苦在心里,欲吐吐不出,欲忍忍不下。但也正因为如此,当五四新文化运动发生之后,他的压抑已久的思想感情像熔岩一样通过文学作品猛烈喷发出来。在那时,他已经在教育部任职,并且随教育部一同迁居北京。 

1918年,鲁迅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也是中国最早的现代白话小说,标志着中国小说的发展已经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这篇小说,凝聚了鲁迅从童年时起到那时为止的全部痛苦的人生体验和对于中华民族现代命运的全部痛苦思索。它通过“狂人”之口,把几千年的中国封建专制的历史痛斥为“吃人”的历史,向沉滞落后的中国社会发出了“从来如此,便对么?”的严厉质问,大声疾呼:“救救孩子!”可以说,鲁迅的《狂人日记》是讨伐传统封建专制文化的一篇檄文,是呼唤重建中国现代新文化的宣言书。它带着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中华民族的凄厉的声音向全世界宣告了中华民族重新崛起的意志和信念。 

《狂人日记》之后,鲁迅一发而不可收,连续发表了多篇短篇小说,后来编入《呐喊》《彷徨》两个短篇小说集,分别于1923年和1926年出版。 

鲁迅的小说作品数量不多,意义却十分重大。中国的小说,只有到了鲁迅那里,才把目光集中到社会最底层这个更广大的题材领域,描写这些底层人民的日常生活状况和精神状况。这是与鲁迅的创作目的分不开的。鲁迅说:“我的取材,多采自病态社会的不幸的人们中,意思是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南腔北调集·我怎么做起小说来》)这种表现人生、改良人生的创作目的,使他描写的主要是孔乙己、华老栓、单四嫂子、阿Q、陈士成、祥林嫂、爱姑这样一些最普通人的最普通的悲剧命运。这些人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最需要周围人的同情和怜悯、关心和爱护,但在缺乏真诚爱心的当时的中国社会中,人们给予他们的却是侮辱和歧视,冷漠和冷酷。这样的社会难道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吗?这样的人际关系难道是合理的人际关系吗?最令我们痛心的是,他们生活在无爱的人间,深受生活的折磨,啊但他们彼此之间也缺乏真诚的同情,对自己同类的悲剧命运采取的是一种冷漠旁观甚至欣赏的态度,并通过欺侮比自己更弱小的人来宣泄自己受压迫、受欺侮时郁积的怨愤之气。在《孔乙己》里,有恶意嘲弄孔乙己的短衫顾客;在《阿Q正传》中,别人欺侮阿Q,阿Q则欺侮比自己更弱小的小尼姑;在《祝福》中,鲁镇的村民把祥林嫂的悲剧当作有趣的故事来欣赏……所有这一切,让人感到一股透骨的寒意。这是一个多么冷酷无情的世界!这是怎样一种扭曲的人生!鲁迅对他们的态度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鲁迅爱他们,但希望他们觉悟,希望他们能够自立、自主、自强,挺起腰杆来做人,争取自己幸福的未来。 

除了社会底层的人物形象之外,鲁迅还塑造了一些刚刚觉醒的知识分子形象。这些知识分子有进步的要求,有改善社会的良好愿望,有对人、对己的真诚的感情,真诚的爱,但当时的社会却不能容忍他们。“狂人”诅咒人吃人的现象,希望人人都能成为“不吃人的人”,成为“真的人”,周围的人就把他当成疯子,必欲除之而后快(《狂人日记》);夏瑜为社会而牺牲,茶客们说他“疯了”,华老栓则用他的血来治自己儿子的病(《药》);魏连殳关心中国社会,社会却来迫害他,到他不再关心中国社会时,周围的人却来巴结他(《孤独者》)。《在酒楼上》中的吕纬甫,《伤逝》中的子君和涓生,都曾为社会,为自己,追求过,奋斗过,但在沉滞落后的中国社会,经历的都是悲剧的命运。鲁迅同情这些知识分子,就是同情中国社会,关心中华民族的命运,因为在当时的社会,只有这些知识分子还在为社会的进步而挣扎、奋斗。 

鲁迅对社会上的两类人是抱着深恶痛绝的态度的,那就是那些权势者和伪君子。《孔乙己》中的丁举人、《阿Q正传》中的赵太爷、《祝福》中的鲁四老爷、《长明灯》中的郭老娃、《离婚》中的七大人等等,都是这样一些权势者的形象。他们在当时的中国社会中有权有势,但对他人的命运却没有真诚的关心,对社会的进步没有丝毫的热情,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权势和地位,自私、虚伪、冷酷,阻碍着社会的进步和改善。《肥皂》中的四铭、《高老夫子》中的高老夫子则是一些假道学、伪君子,他们口口声声说是关心社会的道德,实际上他们自己都是毫无道德心的人。 

鲁迅的小说写的是平凡人的平凡的生活,没有离奇的故事,没有引人入胜的情节,却充满了无穷的艺术魅力。这种魅力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他对人、对生活的细致入微的描写和对人的内在微妙心理的入木三分的刻画带来的。这需要高超的艺术功力。读鲁迅的小说,时时有一种“发现的喜悦”。画面是普通的画面,人物是普通的人物,但我们却在这么普通的画面和普通的人物身上,随时都能注意到我们平时注意不到的特征,觉察到我们平时觉察不到的人物的心理活动。正是由于这种细致入微的描写和入木三分的心理刻画,使鲁迅小说的艺术魅力具有了愈久愈醇的特征。在青年时期,我们涉世不深,对人生还没有更多的亲身体验,鲁迅小说是作为一个整体进入我们的感觉世界的,但在我们感觉到的人物和画面中到底潜藏着多么丰富的内涵,我们还不可能尽数感觉到,随着我们社会经验的增加和人生体验的深化,这些人物和画面的内涵就会不断从中生发出来。为了揭示不同生活画面和不同人物命运的不同的意义,鲁迅的小说结构是多变的,几乎一篇有一篇的样式,一篇有一篇的写法。《狂人日记》与《阿Q正传》不同,《孔乙己》与《白光》不同,《故乡》与《祝福》不同,《孤独者》与《伤逝》不同。不仅结构样式不同,音调节奏也不同。《孔乙己》是那么的单纯而又冷峻,《伤逝》则那么逶迤曲折、情深意切。鲁迅的小说是小说,也是诗,意境幽深,外冷内热,其运用民族语言的功力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在写作《呐喊》《彷徨》的同时,鲁迅还创作了散文集《朝花夕拾》和散文诗集《野草》。前者出版于1928年,后者出版于1927年。如果说《呐喊》《彷徨》中的小说是鲁迅对现实社会人生的冷峻的刻画,意在警醒沉睡的国民,《朝花夕拾》中的散文则是鲁迅温馨的回忆,是对滋养过他的生命的人和物的深情的怀念。幼时的保姆长妈妈,在备受歧视的环境中给予过他真诚的关心的藤野先生,一生坎坷、孤傲不羁的老友范爱农,给过他无限乐趣的“百草园”,吸引着他的好奇心的民间戏剧和民间娱乐活动……所有这一切,都是在这个险恶世界的背景上透露出亮色和暖意的事物,是他们,滋养了鲁迅的生命。这些散文,把抒情、叙述、议论结合在一起,有时如平静的港湾,有时如波涛翻滚的大海,有时如湍急奔流的河水,有时又像蜿蜒曲折的小溪,千姿百态,体现了鲁迅散文创作的艺术成就。同《朝花夕拾》中那些明净细致的散文不同,《野草》中的散文诗则呈现出迷离恍惚、奇诡幻美的意境,它们像一团团情绪的云气,在空中旋转飘荡,变幻出各种意想不到的形状。鲁迅内在的苦闷,化为了梦,化为了超世间的想象,使《野草》成了中国现代主义文学中的一朵奇葩。鲁迅曾对别人说:“我的哲学都在《野草》里。”鲁迅最内在的情绪体验和最玄妙的哲理性感悟,通过这种奇特的艺术手段传达出来。鲁迅的艺术创造力是惊人的。 

最充分体现鲁迅创造精神和创造力的还应该首推他的杂文。“杂文”古已有之,在外国散文中也能找到类似的例证,但只有到了中国现代文化史上,到了鲁迅的手中,“杂文”这种文体才表现出它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巨大的思想潜力。鲁迅的杂文可以说是中国现代文化的一部“史诗”,它不但记录了鲁迅一生战斗的业绩,同时也记录了鲁迅那个时代中国的思想史和文化史。中国古代的文化不像西方的文化,西方中世纪处在一种宗教文化基督教文化的统治之下,只要挣脱了这种宗教文化的束缚和禁锢,西方的近现代文化就有了发展的力量。中国古代文化则是由各种不同的文化共同构成的,在几千年的发展演变过程中,各种文化都掺杂在了一起,当中国现代知识分子要创造适应于中国现代发展的新文化、新思想时,遇到的是从各种不同的阶层,各种不同的人物,从各种不同的角度,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进行的诬蔑和攻击。鲁迅的杂文就是在这种没有固定不变的战线、没有固定不变的论敌的思想文化斗争中自然形成的。从五四起,鲁迅就开始用杂文的形式与反对新文化的各种不同的论调进行斗争,但那时他还是不自觉的。到了后来,有些人开始嘲笑他是一个“杂文家”,他才更明确地意识到“杂文”的力量,并且开始自觉地从事杂文的创作。鲁迅说,杂文是“感应的神经”,它能够“对于有害的事物,立刻给以反响或抗争”,从而为新文化、新思想的发展在旧文化、旧思想的荆棘丛莽中开辟出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使之能够存在,能够发展,能够壮大。鲁迅一生写了《坟》《热风》《华盖集》《华盖集续编》《三闲集》《二心集》《南腔北调集》《伪自由书》《准风月谈》《花边文学》《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二集》《且介亭杂文末编》等15部杂文集,在这15部杂文集中,鲁迅把笔触伸向了各种不同的文化现象,各种不同阶层的各种不同的人物,其中有无情的揭露,有愤怒的控诉,有尖锐的批判,有辛辣的讽刺,有机智的幽默,有细致的分析,有果决的论断,有激情的抒发,有痛苦的呐喊,有亲切的鼓励,有热烈的赞颂,笔锋驰骋纵横,词采飞扬,形式多样,变化多端。它彻底打破了中国古代散文“温柔敦厚”美学风格的束缚,更自由、大胆地表现现代人的情感和情绪体验,为中国散文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更加宽广的道路。鲁迅杂文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是不容抹煞的。 

鲁迅晚年还完成了一部小说集《故事新编》(1936年出版)。这部小说集取材于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和历史事实,但它没有拘泥于原有的故事,而是加进了鲁迅自己的理解和想象,有些还采取了古今交融的写作手法,使古代人和现代人发生直接的对话。鲁迅这样做的目的,是使我们能够通过对现实人物的感受和理解,还古代人物一个鲜活真实的面貌,也通过对古代人物的感受和理解,更深入地感受和了解某些现实人物的真实面目。通过《故事新编》中的小说,鲁迅实际重构了中国的文化史,揭示了中华民族存在和发展的根据,也重塑了那些被中国封建文人圣化了的历史人物的形象。《补天》可以被认为是一部中华民族的“创世纪”, 在鲁迅的观念中,真正体现中华民族根本精神的不是那些古圣先贤和帝王将相,而是创造了中华民族的女娲,她是中华民族生命力的源泉和象征;《奔月》写的是古代英雄的悲剧,羿射掉九日,拯救了人类,但那些自私狭隘的世人并不想继承、发扬他的英雄精神,只想利用他实现自己自私狭隘的目的,他被自己的学生所暗算,被他的妻子所抛弃;《铸剑》表现的是被压迫者向压迫者复仇的主题;《理水》《非攻》歌颂了中国古代那些身体力行的政治家和思想家,禹和墨翟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式的人物。孔子、老子、庄子、伯夷、叔齐这些历史人物也在鲁迅的笔下真成了有些可笑但仍不失其可爱的活生生的人物形象。鲁迅的《故事新编》以荒诞的手法表现严肃的主题,创立了一种完全新型的历史小说的写法。 

鲁迅的思想和艺术的创造力是惊人的,他在短篇小说、散文、散文诗、历史小说、杂文各种类型的创作中,都有自己全新的创造。这使他成为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文学家,也是一个世界性的文学大师。他的一生是为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挣扎奋斗的一生,他用自己的笔坚持社会正义,反抗强权,保护青年,培育新生力量。在前期,他热情支持青年学生的正义斗争,揭露段祺瑞执政府镇压学生运动、制造“三一八”惨案的罪恶行径,写下了《记念刘和珍君》等一系列震撼人心的文章;在后期,他反对国民党政府对共产党人和进步青年的血腥镇压,参加了左翼作家联盟和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写下了《为了忘却的记念》等一系列充满义勇正气的文章。“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逝世于大陆新村9号寓所。成千上万的普通人自动地来为他送行,在他的灵柩上覆盖着一面旗帜,上面写着“民族魂”三个字。次日下午在万国公墓(现宋庆龄陵园)落葬。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在邻近其故居的虹口公园建造新墓。1956年1月,国务院决定在鲁迅逝世20周年之际迁墓。1956年10月14日上午,鲁迅灵柩移葬到新墓地。
       著作
       《呐喊》(短篇小说集)1923,新潮社
       《中国小说史略》(上下卷)1923一1924,新潮社
       《热风》(杂文集)1925,北新
       《彷徨》(短篇小说集)1926,北新
       《华盖集》(杂文集)1926,北新
       《华盖集续编》(杂文集)1927,北新
       《坟》(论文、杂文集)1927,未名社
       《野草》(散文诗集)t927.北新
       《朝花夕拾》(散文集)1928,未名社
       《而已集》(杂文集)1928,北新
       《三闲集》(杂文集)1932,北新
       《二心集》(杂文集)1932,合众书店
       《鲁迅自选集》1933,天马
       《两地书》(书信集)与景宋合著,1933,青光书局
       《伪自由书》(杂文集)1933,青光书局
       《鲁迅杂感选集》瞿秋白编选,1933,青光书局
       《南腔北调集》(杂文集)1934,同文书局
       《拾零集》1934,合众书店
       《准风月谈》(杂文集)1934,兴中书局
       《集外集》杨霁云编,鲁迅校订,1935,群众图书公司
       《门外文谈》(论文)1935,天马
       《故事新编》(小说集)1936,文生
       《花边文学》(杂文集)1936,联华书局
       《且介亭杂文》(杂文集)1936,三闲书屋
       《夜记》(杂文集,后编入《且介亭杂文末编)1937,文生
       《且介亭杂文二集》(杂文集)1937,三闲书屋
       《且介亭杂文末编》(杂文集)1937,三闲书屋
       《鲁迅书简》(影印本)许广平编定,1937,三闲书屋
       《鲁迅全集》(1一20卷,收著作、译文和辑录的古籍)1938,鲁迅全集出版社
       《集外集拾遗》(综合集)1938,鲁迅全集出版社
       《汉文学史纲要》(文学史)1941,鲁迅全集出版社
       《鲁迅全集补遗》唐韬编,1946,上海出版公司
       《鲁迅书简》许广平编,1946,鲁迅全集出版社
       《鲁迅日记》(影印本)1951,上海出版公司;铅印本,1959,人文
       《鲁迅选集》1952,开明
       《鲁迅小说集》1952,人文
       《鲁迅全集补遗续编》唐韬编,1952,上海出版公司
       《鲁迅书简补遗》吴元坎辑,1952、上海出版公司
       《鲁迅全集》(1-lO卷)1956-1958,人文
       《鲁迅选集。(1一2卷)1956-1958,中青
       《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文学史)1958,三联
       《鲁迅选集》(上下册)1959,人文
       《鲁迅书简》(致日本友人增田涉)1972,人民日报社
       《鲁迅诗稿》1976,文物;1981,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鲁迅书信集》(上下卷,收《两地书》以外书信1381封)1976,人文
       《鲁迅佚文集》1976,解放军报社
       《鲁迅书简》(致曹靖华)1976,上海人民
       《鲁迅手稿全集》(书信8册,日记6册)1978一1980,文物
       《鲁迅致许广平书简》1980,河北人民
       《鲁迅全集》(1-16卷)1981,人文 
       鲁迅全集卷一(坟 热风 呐喊)
       鲁迅全集卷二(彷徨 野草 朝花夕拾 故事新编)
       鲁迅全集卷三(华盖集 华盖集续编 而已集)
       鲁迅全集卷四(三闲集 二心集 南腔北调集)
       鲁迅全集卷五(伪自由书 准风月谈 花边文学)
       鲁迅全集卷六(且介亭杂文 且介亭杂文二集 且介亭杂文末编)
       鲁迅全集卷七(集外集 集外集拾遗)
       鲁迅全集卷八(集外集拾遗补编)

年谱
       一八八一年 一岁
       八月初三(公历9月25日),生于浙江绍兴城内东昌坊口。姓周名树人,字豫才,小名樟寿。
       一八八六年 六岁
       是年入塾,从叔祖玉田先生初诵《鉴略》。
       其五六岁时,宗党皆呼之曰“胡羊尾巴”。誉其小而灵活也。
       一八八八年 八岁
       十一月,以妹端生十月即夭,当其病笃时,先生在屋隅暗泣,母太夫人询其何故,答曰:“为妹妹啦。”
       是岁一日,本家长辈相聚推牌九,父伯宜亦与焉。先生在旁默视,从伯慰农先生因询之曰:“汝愿何人得赢?”先生立即对曰:“愿大家均赢。”
       一八九二年 十二岁
       正月,往三味书屋从寿镜吾先生怀鉴读。
       在塾中,喜乘闲描画,并搜集图画,而对于二十四孝图之“老莱娱亲”、“郭巨埋儿”独生反感。先生外家为安桥头鲁姓,聚族而居,幼时常随母太夫人前往,在乡村与大自然相接触,影响甚大。《社戏》中所描写者,皆安桥头一带之景色,时正十一二岁也。外家后迁皇甫庄、小皋步等处。
       十二月三十日曾祖母戴太君卒,年七十九。
       一八九三年 十三岁
       三月祖父介孚公丁忧,自北京归。
       秋,介孚公因事下狱,父伯宜公又抱重病,家产中落,出入于质铺及药店者累年。
       一八九六年 十六岁
       九月初六日父伯宜公卒,年三十七。父卒后,家境益艰。
       一八九八年 十八岁
       闰三月,往南京考入江南水师学堂。
       一八九九年 十九岁
       正月,改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路矿学堂,对于功课并不温习,而每逢考试辄列前茅。课余辄读译本新书,尤好小说,时或外出骑马。        
       一九零一年 二十一岁
       十二月,路矿学堂毕业。
       一九零二年 二十二岁
       二月,由江南督练公所派赴日本留学,入东京弘文学院。课余喜读哲学与文艺之书,尤注意于人性及国民性问题。
       一九零三年 二十三岁
       是年为《浙江潮》杂志撰文。秋,译《月界旅行》毕。
       一九零四年 二十四岁
       六月初一日,祖父介孚公卒,年六十八。
       八月,往仙台入医学专门学校肄业。
       一九零六年 二十六岁
       六月回家,与山阴朱女士结婚。同月,复赴日本,在东京研究文艺,中止学医。
       一九零七年 二十七年
       是年夏,拟创办文艺杂志,名曰《新生》,以费绌未印,后为《河南》杂志撰文。
       一九零八年 二十八岁
       是年从章太炎先生炳麟学,为“光复会”会员,并与二弟作人译域外小说。
       一九零九年 二十九岁
       是年辑印《域外小说集》二册。六月归国,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生理学化学教员。
       一九一零年 三十岁
       四月初五日祖母蒋太君卒,年六十九。
       八月,任绍兴中学堂教员兼监学。
       一九一一年 三十一岁
       九月绍兴光复,任绍兴师范学校校长。
       冬,写成第一篇试作小说《怀旧》,阅二年始发表于《小说月报》第四卷第一号。
       一九一二年 三十二岁
       一月一日,临时政府成立于南京,应教育总长蔡元培之招,任教育部部员。
       五月,航海抵北京,住宣武门外南半截胡同绍兴会馆藤花馆,任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
       八月任命为教育部佥事。是月公余纂辑谢承《后汉书》。
       一九一三年 三十三岁
       六月,请假由津浦路回家省亲,
       八月由海道返京。
       十月,公余校《嵇康集》。
       一九一四年 三十四岁
       是年公余研究佛经。
       一九一五年 三十五岁
       一月辑成《会稽郡故书杂集》一册,用二弟作人名印行。同月刻《百喻经》成。
       是年公余喜搜集并研究金石拓本。
       一九一六年 三十六岁
       五月,移居会馆补树书屋。
       十二月,请假由津浦路归省。
       是年仍搜集研究造象及墓志拓本。
       一九一七年 三十七岁
       一月初,返北京。
       七月初,因张勋复辟乱作,愤而离职,同月乱平即返部。
       是年仍搜集研究拓本。
       一九一八年 三十八岁
       自四月开始创作以后,源源不绝,其第一篇小说《狂人日记》,以鲁迅为笔名,载在《新青年》第四卷第五号,掊击家族制度与礼教之弊害,实为文学革命思想之急先锋。是年仍搜罗研究拓本。
       一九一九年 三十九岁
       一月发表关于爱情之意见,题曰《随感录四十》,载在《新青年》第六卷第一号,后收入杂感录《热风》。
       八月,买公用库八道湾屋成,
       十月发表关于改革家庭与解放子女之意见,题曰《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载《新青年》第六卷第六号,后收入论文集《坟》。
       十一月修缮之事略备,与二弟作人俱移入。
       十二月请假经津浦路归省,奉母偕三弟建人来京。是年仍搜罗研究拓本。
       一九二零年 四十岁
       一月,译成日本武者小路实笃著戏曲《一个青年的梦》。
       十月,译成俄国阿尔志跋绥夫著小说《工人绥惠略夫》。
       是年秋季起,兼任北京大学及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讲师。
       是年仍研究金石拓本。
       一九二一年 四十一岁
       二三月又校《嵇康集》。仍兼任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讲师。
       一九二二年 四十二岁
       二月八月又校《嵇康集》。
       五月译成俄国爱罗先珂著童话剧《桃色的云》。仍兼任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讲师。
       一九二三年 四十三岁
       八月迁居砖塔胡同六十一号。
       九月小说第一集《呐喊》印成。
       十二月买阜成门内西三条胡同二十一号屋。同月,《中国小说史略》上卷印成。
       是年秋起,兼任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及世界语专门学校讲师。
       一九二四年 四十四岁
       五月,移居西三条胡同新屋。
       六月,《中国小说史略》下卷印成。同月又校《嵇康集》,并撰校正《嵇康集》序。
       七月住西安讲演,
       八月返京。
       十月译成日本厨川白村著论文《苦闷的象征》。
       仍兼任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及世界语专门学校讲师。
       是年冬为《语丝》周刊撰文。
       一九二五年 四十五岁
       八月,因教育总长章士钊非法解散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先生与多数教职员有校务维持会之组织,被章士钊违法免职。
       十一月,杂感第一集《热风》印成。
       十二月译成日本厨川白村著《出了象牙之塔》。
       是年仍为《语丝》撰文,并编辑《国民新报》副刊及《莽原》杂志。
       是年秋起,兼任北京大学,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中国大学讲师,黎明中学教员。
       一九二六年 四十六岁
       一月女子师范大学恢复,新校长易培基就职,先生始卸却职责。同月教育部佥事恢复,到部任事。
       三月,“三一八”惨案后,避难入山本医院,德国医院,法国医院等,至五月始回寓。
       七月起,逐日往中央公园,与齐宗颐同译《小约翰》。
       八月底,离北京向厦门,任厦门大学文科教授。
       九月《彷徨》印成。
       十二月因不满于学校,辞职。
       一九二七年 四十七岁
       一月至广州,任中山大学文学系主任兼教务主任。
       二月往香港演说,题为:《无声的中国》,次日演题:《老调子已经唱完!》。
       三月黄花节,往岭南大学讲演。同日移居白云楼。
       四月至黄埔政治学校讲演。十五日,赴中山大学各主任紧急会议,营救被捕学生,无效,辞职。
       七月演讲于知用中学,及市教育局主持之“学术讲演会”,题目为《读书杂谈》,《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八月开始编纂《唐宋传奇集》。同月《野草》印成。
       八日,移寓景云里二十三号,与番禺许广平女士同居。
       十月抵上海。沪上学界,闻先生至,纷纷请往讲演,如劳动大学,立达学园,复旦大学,暨南大学,大夏大学,中华大学,光华大学等。
       十二月应大学院院长蔡元培之聘,任特约著作员。同月《唐宋传奇集》上册出版。
       一九二八年 四十八岁
       二月《小约翰》印成。同月为《北新月刊》译《近代美术潮论》,及《语丝》编辑。《唐宋传奇集》下册印成。
       五月往江湾实验中学讲演,题曰:《老而不死论》。
       六月《思想•山水•人物》译本出。《奔流》创刊号出版。
       十一月短评《而已集》印成。
       一九二九年 四十九岁
       一月与王方仁,崔真吾,柔石等合资印刷文艺书籍及木刻《艺苑朝花》,简称朝花社。
       五月《壁下译丛》印成。同月十三,北上省亲。并应燕京大学,北京大学,第二师范学院,第一师范学院等校讲演。
       六月五日回抵沪上。同月卢那卡尔斯基作《艺术论》译成出版。
       九月二十七日晨,生一男。
       十月一日名孩子曰海婴。同月为柔石校订中篇小说《二月》。同月卢那卡尔斯基作《文艺与批评》译本印成。
       十二月往暨南大学讲演。
       一九三零年 五十岁
       一月朝花社告终。同月与友人合编《萌芽》月刊出版。开始译《毁灭》。
       二月“自由大同盟”开成立会。
       三月二日参加“左翼作家连盟成立会”。此时浙江省党部呈请通缉“反动文人鲁迅”。“自由大同盟”被严压,先生离寓避难。同时牙齿肿痛,全行拨去,易以义齿。四月回寓。与神州光社订约编译《现代文艺丛书》。
       五月十二日迁入北四川路楼寓。
       八月往“夏期文艺讲习会”讲演。同月译雅各武莱夫长篇小说《十月》讫。
       九月为贺非校订《静静的顿河》毕,过劳发热。
       同月十七日,在荷兰西菜室,赴数友发起之先生五十岁纪念会。
       十月四五两日,与内山完造同开“版画展览会”于北四川路“购买组合”第一店楼上。同月译《药用植物》讫。
       十一月修正《中国小说史略》。
       一九三一年 五十一岁
       一月二十日柔石被逮,先生离寓避难。
       二月梅斐尔德《士敏土之图》印成。
       同月二十八日回旧寓。
       三月,先生主持“左联”机关杂志《前哨》出版。
       四月往同文书院讲演,题为:《流氓与文学》。
       六月往日人“妇女之友会”讲演。
       七月为增田涉讲解《中国小说史略》全部毕。同月往“社会科学研究会”演讲《上海文艺之一瞥》。
       八月十七日请内山嘉吉君教学生木刻术,先生亲自翻译,至二十二日毕。二十四日为一八艺社木刻部讲演。
       十一月校《嵇康集》以涵芬楼景印宋本。同月《毁灭》制本成。
       十二月与友人合编《十字街头》旬刊出版。
       一九三二年 五十二岁
       一月二十九日遇战事,在火线中。次日避居内山书店。
       二月六日,由内山书店友护送至英租界内山支店暂避。
       四月编一九二八及二九年短评,名曰:《三闲集》。编一九三○年至三一年杂文,名曰:《二心集》。   
       五月自录译著书目。
       九月编译新俄小说家二十人集上册讫,名曰:《竖琴》。编下册讫,名曰:《一天的工作》。
       十月排印《两地书》。
       十一月九日,因母病赴平。同月二十二日起,在北京大学,辅仁大学,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师范大学,中国大学等校讲演
       一九三三年  五十三岁
       一月四日蔡元培函邀加入“民权保障同盟会”,被举为执行委员。
       二月十七日蔡元培函邀赴宋庆龄宅,欢迎萧伯纳。
       三月《鲁迅自选集》出版于天马书店。同月二十七日移书籍于狄思威路,税屋存放。
       四月十一日迁居大陆新村九号。
       五月十三日至德国领事馆为“法西斯蒂”暴行递抗议书。
       六月二十日杨铨被刺,往万国殡仪馆送殓。时有先生亦将不免之说,或阻其行,先生不顾,出不带门匙,以示决绝。
       七月,《文学》月刊出版,先生为同人之一。
       十月先生编序之《一个人的受难》木刻连环图印成。同月“木刻展览会”假千爱里开会。又短评集《伪自由书》印成。
       一九三四年 五十四岁
       一月《北平笺谱》出版。
       三月校杂文《南腔北调集》,同月印成。
       五月,先生编序之木刻《引玉集》出版。
       八月编《译文》创刊号。同月二十三日,因熟识者被逮,离寓避难。
       十月《木刻纪程》印成。
       十二月十四夜脊肉作痛,盗汗。病后大瘦,义齿与齿龈不合。同月短评集《准风月谈》出版。
       一九三五年 五十五岁
       一月译苏联班台莱夫童话《表》毕。
       二月开始译果戈里《死魂灵》。
       四月《十竹斋笺谱》第一册印成。
       六月编选《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并作导言毕,印成。
       九月高尔基作《俄罗斯的童话》译本印成。
       十二月编瞿秋白遗著《海上述林》上卷。
       十一月续写《故事新编》。
       十二月整理《死魂灵百图》木刻本,并作序。
       一九三六年 五十六岁
       一月肩及胁均大痛。同月二十日与友协办之《海燕》半月刊出版。又校《故事新编》毕,即出书。
       二月开始续译《死魂灵》第二部。
       三月二日下午骤然气喘。
       四月七日往良友公司,为之选定《苏联版画》。同月编《海上述林》下卷。
       五月十五日再起病,医云胃疾,自后发热未愈,三十一日,史沫特黎女士引美国邓医生来诊断,病甚危。
       六月,从委顿中渐愈,稍能坐立诵读。可略作数十字。同月,病中答访问者O•V•《论现在我们的文学运动》。又《花边文学》印成。
       七月,先生编印之《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出版。
       八月,痰中见血。为《中流》创刊号作小文。
       十月,体重八十八磅,较八月一日增约二磅。契诃夫作《坏孩子和别的奇闻》译本印成。能偶出看电影及访友小坐。
       八日往青年会观第二回“全国木刻流动展览会”。
       十七日出访鹿地亘及内山完造。
       十八日未明前疾作,气喘不止。
       十九日上午五时二十五分逝世。

 


中国教育网络联盟
中国教育研究网 中国素质教育网 中国德育教育网 中国科普教育网
中国教育展览网 中国国际教育交流网 中国教育导航网 中国家庭教育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网站声明 - 招聘信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 中国德育教育网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www.chinadyjy.cn 制作维护:北京市英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800337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