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通知:
热烈庆祝英才教育德育网(中国德育教育网)全面开通,欢迎大家在本站查阅相关信息! 热烈庆祝中国德育教育杂志第四期编辑完成!
和谐中国 2008奥运 教育中国 行为道德 祖国统一 保家卫国 中国航天 爱国主义视频展播 八荣八耻 和谐中国 激励永远 红色经典
爱国名人 爱国主义基地 社会环保 自然环保 宣战毒品 法律常识 科学探索 科学普及视频展播 飞向太空 安全教育 普法先锋 远离毒品
  热点栏目
  焦点文章
·毛泽东主席批准“八一”纪念日
·张学良与张群、吴铁城合影
·黎元洪(1864—1928)
·日军向八路军缴械投降
首页>>保家卫国>>卫国战争
攻克汉城(一)
背景色:
字体颜色:color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韩先楚于12月初回到志愿军总部,总结第二次战役的经验,研究下一次战役的有关问题。几天来,他看了不少材料,了解到入朝作战后,美军连遭沉重打击,由进攻被迫转入防御,由轻视中国军队到对志愿军产生敬畏。战局的变化,加深了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之间以及美国内部的矛盾。英、法等国抱怨美国被仁川登陆胜利冲混头脑,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和中国的军事力量。

    韩先楚特别注意美国军界的反应,以麦克阿瑟为代表的一些人极力鼓吹同中国打一场全新的战争。他们叫嚷要封锁中国的海岸,轰炸中国大陆,在朝鲜战场使用台湾国民党军队,并要国民党军队窜犯中国沿海,进行骚扰破坏,牵制中国的力量。

    有一次韩先楚对解方说:“美国人集体意识,整体观念不强,你看以杜鲁门为代表的战争决策者,他们既不敢把战争扩大到我国境内,公开和我国宣战,又不甘心放弃霸占全朝鲜的野心。最近还叫嚣要使用原子弹,企图进行原子讹诈,恫吓中朝人民。这一恫吓,没有吓倒我们,反倒引起其伙伴国的震惊,引起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反对和谴责。我们要好好打一仗,教训教训他们。”

    从志愿军司令部掌握的情况看,敌军在朝鲜的总兵力已达34万余人。前线集中五个军,共13个师、3个旅、1个空降团,共20余万人,成纵深梯次配置,南朝鲜军在第一线,美军等所谓联合国军在第二线。

    12月4日,志愿军总部收到中央军委两份电报。彭总,韩副司令等志愿军领导都认真看阅了第一份电报毛泽东谈了对朝鲜战争发展前途的看法和意见,他认为朝鲜战争可能速决,也可能拖长,要至少准备打一年。

    彭总召集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解方、杜平等领导开会,研究落实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彭总仔细听了大家的发言后说:根据敌我情况,第三次战役可考虑放在明年,(1951年)二、三月份,因为敌人部署在第一线的兵力共20余万人,而我第一线兵力,加上人民军,只有30万人。因接连两次战役,指战员们相当疲劳,急需休整补充。他认为后勤方面问题较多,部队大衣多数未运到,42军连棉鞋都没运到。许多部队的棉鞋棉衣棉被多被敌机投燃烧弹烧掉不少。粮、油、盐、菜运不到,供应不及时,部队伤病员增加。第三次战役 预计运输线比前两次战役延长两倍,西线兵站能用的汽车不过300辆,运输条件更加恶化,总之问题很多,困难很大。

    第二份电报是关于成立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的问题,因为在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第二军团和第五军团胜利会师。人民军第一军团也加入了第一线作战,这样与志愿军并肩作战的人民军已经有14个师,共计75000多人,为了两军有效的配合,协调作战,中央军委在电报中指出:经中朝两党协商,决定成立两军联合司令部(简称联司),同意彭德怀为联司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统一指挥在朝鲜前方的作战部队。志司把首长们研究的关于进行第三次战役的意见上报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对朝鲜战场的形势和国际政治形势作了比较分析,认为志愿军连续进行了两次战役,已取得战场主动权,迫敌暂时转入防御,在三八线与三七线之间构筑防线,有利于我歼敌。。。。。。

    毛泽东以军事家的眼光,看到美军主力在坚守汉城地区,其一部守釜山、浦项地区,在两者之间,直至春川、江陵之线为南朝鲜九个师。这样志愿军不用走很远的路,就能找到南朝鲜和美军作战,各个歼灭敌人。只要歼灭南朝鲜军全部或大部,美军就可能陷入孤立。。。。。。

为此,中央军委要求志愿军抓住有利时机,克服一切困难,不给敌人以喘吸之机,于一月上旬发起第三次战役。

    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给了大家战略的眼光,清醒的头脑和作战的战略战术。为了靠前指挥,志愿军总部于12月中旬,迁至位于平壤东北的江东与成川之间君子里 的一座矿洞里,矿洞像座大宅院,比较隐蔽,大家再也不必为彭总的安全而成天担心了。

    彭总在君子里与他的助手们一起研究敌情,周密部署第三次战役,在此之前,他们曾考虑了两个方案:一是不越过三八线,原因是部队太疲劳运输困难,物资严重不足,气候严寒,敌人已在三八线筑起了深沟高垒,志愿军由山地运动战转入阵地攻坚战,还没有很好地经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决定暂不越过三八线为宜,二是考虑如能歼灭南朝鲜一师、第六师、美第24师、骑兵第一师,或能给予歼灭性打击时,可以越过三八线,相机夺取汉城,这样困难比较大。接到中央军委的电报,不仅要求战役提前发起,而且不以三八线为界,用军事打破敌人的政治阴谋,揭穿敌人放出停战谈判的风,搞假停战、真备战,以企图挽回败局的图谋。

    在研究怎样打过三八线的问题时,韩先楚副司令和解方参谋长就军事工作谈了自己的意见。洪学智副司令就军用物资供应谈了意见。

彭总听了大家的意见,没有表态,他要大家继续考虑,以后再议。

时间一天天过去,大家都在看情报,在作战地图上作标记,都在思考如何制敌的谋略,在研究作战的具体问题时,彭总说:我们放弃过冬休整计划,因连续作战,部队异常疲劳,兵员不足,供应困难,要千方百计克服以上困难,于除夕黄昏发起攻击。各部队要隐蔽行 动,保证攻击的突然性和成功率。以第50军、39军、40军、38军加6个炮兵团为右翼突击集团,在人民军第一军团配合下,于茅石洞至永平地段上突破,向东豆川里、汉城方向实施主要突击方向的突击。

    为了加强右翼的指挥,决定在右翼成立“前指”。

彭总说:“我去前指,指挥部队作战。”

“不行,不行!你是总指挥,怎么能离开司令部呢?”洪学智、韩先楚、解方不约而同的一致反对彭总 离开总部。

    “上一次是韩副司令在前指,这一次也应该轮到我了。”洪学智要求去前指,并做韩先楚的工作,“老韩,你身体不好,你在家协助彭总工作,我去前面!”

    韩先楚听洪学智一说,急了,说:“不行不行,你分工管机关、后勤,任务很重,你不能去。我熟悉部队,喜欢跟部队在一起,在前线一打仗病都没了,我习惯了前线工作,彭总,让我去前面!”

    “好了,你们不同意我去,你俩也不要争了,我看洪大个子还是留下管后勤,前方后方都很重要,韩先楚同志善于指挥打大仗、打硬仗,还是让他去前指。先楚同志,要注意安全啊!”彭总一锤定音,结束了洪韩去前指之争。

    韩先楚只要有打仗任务,就待不住,他习惯上前线,习惯跟部队行动,习惯靠前指挥。

一确定他去“前指”,当晚他就带着作战处杨迪副处长,作战参谋等几个人的精干作战班子乘吉普车赶到三八线附近的40军指挥所,投入了紧张的工作。

    韩先楚到前指后,要杨迪立即通知梁兴初、刘西元、吴信泉、徐斌洲、温玉成、袁升平、曾泽生、徐文烈等军长、政委到前指开会。

    在会上,韩先楚传达了彭德怀司令员对第三次战役的有关指示,讲了右翼突击集团的主要任务,首先要集中3个军主力,消灭南朝鲜军第六师,再歼第一师,得手后向议政府发展,相机夺取汉城。

    在谈到各军具体任务时,韩先楚表情严肃的宣布:

    梁兴初、刘西元同志率第38军(配属2个炮兵团),自楼岱至板巨里地段突破后,先歼灭永平的敌人,而后以以一个师向东豆川里、纸杏里方向突击,协同第40军围歼南朝鲜军第六师;以一个师占领七峰山、旺方里地区阻敌北援;另一个师进至报川以西,监视抱川方面敌人。吴信泉、徐斌洲同志率领的第39军(配属两个炮兵团)

    由新岱至土井方向地段突破临津江后,军主力向上声洞、梧岘里、法院里方向突击,阻击援敌、抓住汶山地区南朝鲜第一师;以张竭诚、李少元同志的117师为军的第二梯队向湘水里、仙岩里方向实施迂回,并占领该地区,达到上述目的后,军主力协同第50军一个师围歼南朝鲜第6师。

    温玉成、袁升平同志率领第40军(配属两个炮兵团),由峨嵋里至高滩地段突破后,向东豆川里方向突击,协同第38军和第39军围歼南朝鲜第六师。

曾泽生、徐文烈同志率第50军,由茅石洞至高浪浦里地段突破后,向皆木洞方向突 击,配合第39军歼灭南朝鲜第六师。

    “大家对自己的任务都清楚了吗?”韩先楚和以前一样,交代清任务后,习惯性问了大家一句。

    “清楚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大声回答。

    “有甚么困难吗?”

    ”没有!”

    韩先楚知道困难还是很多的,但这时候困难再多再大,大家也不会提。于是他说;“困难还会有的,有困难大家想办法克服吧。”

    作战参谋们佩服韩先楚的记忆力,朝鲜地名不是“洞”就是“里”,既古怪又难记,可是韩先楚没有看事先写好的作战计划,一口气说完了,说得非常准确,作战处杨副处长无须补充甚么。

    韩先楚看大家没甚么意见了,谈了朝鲜人民军参战问题。他说:“人民军第一军团主力,由开城地区向汶山地区佯攻,配合我右翼突击集团歼灭伪一师;他们另一部分兵力,于海州地区警戒敌人,保证我右翼的安全。”

    为了让大家了解整个战场的情况,韩先楚还向大家简要介绍了左翼突击集团的部署情况,。。。。。。

    有人问及第九兵团的情况,他也做了解释。。。。。。

    在会上,韩先楚对各军如何完成任务提出了具体要求,特别强调了要抓紧时间做好战前准备,他要求派出侦察分队进行敌情侦察。他要求抓一些“舌头”,查清江对岸敌人工事构筑和地雷埋设情况,了解敌人的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置。

    为了帮助部队解决准备工作的问题,韩先楚深入到39军尖刀连,看到战士们纷纷表决心,表现出高昂的战斗情绪,他说:“我听了你们表决心的响亮口号,我觉得这还不够,我想了解你们突破临津江的具体办法。”

    韩先楚问战士们:“战斗打响后,江上的冰被炸开怎么办?你怎么过去?江面上冰很滑,你怎么冲过去?要是阴天,没有月亮,前面的冲过去了,后面的会不会走错路,怎样才能不走错路?”

    。。。。。。

    尽管准备时间仓促,但各级领导重视,抓的很紧,准备工作还是比较充分的。

    这次战役,重点打击南朝鲜军队是智者的选择。因为南朝鲜军、其他一些国家的军队同美军是有矛盾的,南朝鲜军被包围,美军为自身的安全考虑,一般不会去管。在第二次战役中,发生过这样一件事:美第三十八步兵团团长乔治·佩普洛上校率部在南朝鲜军的右翼,按要求应与南朝鲜军一个师协同作战。佩普洛在指挥所里看到南朝鲜军一个团的兵力,正穿过美军阵地溃逃。这个团所在的师已被志愿军打垮,师指挥官要他的士兵逃到美军守住的地 段,以便保住性命。美军团长向其师长凯泽打电话:“我们的友军(指南朝鲜军)一个团正蜂拥到我防区,怎么办?”凯泽认为他的团长向他反映的问题没有价值,于是悖然大怒,厉声斥责说:“你指挥他们,让他们到前面冲锋!混蛋,你懂吗!”

 

Copyright © 2002- 英才教育德育网(中国德育教育网)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www.chinadyjy.cn 制作维护:北京未来英才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8424号-10   QQ客服:3461375894